鲁南制药“内斗”愈演愈烈 经营“坐吃山空”

2020-09-10 10:03:55
近日,在由泰国卫生部和泰国中医总会联合举办的第17届2020东盟(曼谷)医药保健品博览会(ACIEC)上,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南制药)展出了包括首荟通便胶囊、安神补脑液、金藤清痹颗粒、参芪降糖颗粒、银黄含化片为代表的一系列中成药特色产品。该公司表示,此次展会对鲁南制药开拓东南亚市场,提高中药在国际市场上的认可度,推广鲁南制药的品牌影响力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但光鲜的表面却难掩现实的混乱。

财经频道发现,鲁南制药在原董事长去世之后,陷入纷纷扰扰的“内斗”之中无法自拔,甚至原董事长之女赵龙也加入“战斗”,该公司的董事会、监事会、股东会一片乌烟瘴气。与此同时,鲁南制药的持股关系、产权归属也混乱不堪。经营上,鲁南制药停步不前,坐吃老本。

内斗元气大伤 持股关系混乱不堪

鲁南制药官网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该公司是集中药、化学药品、生物制品的生产、科研、销售于一体的综合制药集团。目前,该公司有呼吸系统药、消化系统药、泌尿系统药、神经系统及精神障碍、眼科用药、抗过敏药、抗感染药、降糖药物等15种系列药品。

财经频道注意到,自从前董事长赵志全去世后,鲁南制药持续的“内斗”已让该公司“元气大伤”。

资料显示,30年前,鲁南制药只是一个濒临倒闭、净资产只有19万元的小工厂,此后在赵志全的带领下,逐渐发展成为目前拥有职工1万多人、净资产60亿元、年缴税8亿元的现代化制药集团公司。但是,随着赵志全在2014年去世,2017年3月份,鲁南制药董事会成员之间的公开内讧让这家百亿药企陷入尴尬的公司治理僵局。

据媒体报道,赵志全在去世前将大权交给了现任董事长张贵民。另有4位高管担任董事,分别是该公司副总经理张则平,副总经理李冠忠,副总经理兼总会计师王步强,副总经理张理星。2017年3月2日,上述4名董事要求召开董事会罢免张贵民。5天后,张贵民以公司名义免除四名董事的副总经理职务及王步强兼任的总会计师职务。不过,李冠忠、张则平、王步强于2017年3月12日召开临时董事会,做出决议罢免张贵民担任的集团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职务。

一位法律从业人士认为,当前鲁南制药的股权结构混乱,股权归属不明晰,这是该公司持续内斗的关键所在。从治理结构上看,目前鲁南制药没有一个能够控制公司的大股东,这种情况极不利于公司的稳定发展。

财经频道查阅工商资料发现,鲁南制药目前股东架构有三类,分别是社会个人股占比48.08%、内部职工股占比26.22%、安德森投资有限公司占比25.70%。

据了解,鲁南制药的社会个人股和内部职工股股东人数至少在3000人以上,1600多万股公司员工持股没确权登记到员工个人名下,该公司还通过个人名下代持的方式非法持有1600多万股自持股。安德森投资有限公司属于外资股,是最大的单一股东,但该股东却处于漫长的境外司法诉讼确定归属的过程中。

经营“坐吃山空” 原董事长之女加入内斗

董事会占据多数席位的元老与企业的实体操控者“内斗”,遭殃的是企业的经营。最近几年鲁南制药没有新产品上市,处于临床阶段的新药品种也不多,公司仍在吃赵志全留下的老本。

尽管近几年鲁南制药业绩有增长,但缺乏持续性。目前鲁南制药发展所依赖的创新能力严重不足,该公司的主要盈利品种都是赵志全在世时研发的,事实上,近年来该公司在国内制药行业中的位置也在一直下降。

截至2019年年初,鲁南制药占比最大的仿制药品种中,没有一种能通过一致性评价。

就在张贵民与鲁南制药董事会元老激战正酣之时,鲁南制药前董事长之女赵龙也来参战。2019年9月7日,鲁南制药了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94名股东代表(委托人)参加会议。监事会主席朱兵峰主持会议,监事苏瑞强宣读《关于公司利润分配的方案》。经投票表决,大会通过了利润分配方案。

但是,鲁南制药董事会对此并不认可。据媒体报道,赵龙也参加了9月7日的鲁南制药监事会召开的股东大会。而持有鲁南制药25.7%股份的外资股东授权的代理人却被监事会以授权书未经公证为由挡在了其召开的股东大会门外。

赵龙的加入让鲁南制药的“内斗”变得更加复杂。此外,自今年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大制药企业的经营都受到了影响,鲁南制药的经营也是雪上加霜。

公司内斗,百害而无一利。长期的内耗会影响企业的经营与品牌建设,这暴露出鲁南制药管理层的利益纠葛、重重矛盾,不但严重消耗内部的“战斗力”,还会对公司的发展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甚至威胁到公司的生存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