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入局隆基股份背后 一场"三赢游戏"受惠者都有谁?

2020-12-25 07:41:40
高瓴资本入场隆基股份并引燃其股价,创造了一个大型私募资金引爆行业龙头价值的新案例。截至目前,隆基股份单晶硅片市占率为全球的40%,其超3000亿元的市值也让这家企业成了A股市场上的稀有标的。

股价三连涨,是本次高瓴资本入局隆基绿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基股份",601012.SH)的非常效应。12月21日,隆基股份发布公告称,高瓴资本受让公司二股东李春安226,306,134股股份,占上市公司已发行总股本的 6%,受让完成后,李春安持股比例下降至3.4%,高瓴资本持股6%,成为隆基股份第二大股东。

消息发布当日,隆基股份的股价便大涨10%,截至12月23日(周三)收盘,其股价为92.2元/股,短短三天,累计涨幅超18%,创造了一个大型私募资金引爆行业龙头价值的新案例。

那么,本次高瓴资本斥资158亿入场的目的何在?隆基股份为何如此受宠?二股东李春安在隆基股份股价行情走好的背景下,为何又要大幅转让所持股份呢?随着本次交易的进行,这些问题的答案逐一浮出水面。

携百亿资金入场 高瓴完成重要补票

在本次受让李春安6%的隆基股份转让中,高瓴资本付出了158.41亿元的成本,每股受让价格为70元,较其前一个交易日有10%的折价。但若联想到隆基股份今年股价涨幅已超200%的大前提下,这个交易价格似乎并不便宜,更谈不上是一次抄底行为。

区别于股神巴菲特等待公司陷入短期困境再抄底的做法,高瓴资本近年来对行业龙头股的重仓似乎更看重标的本身。从创立至今,算上这次受让李春安的158亿元,成立15年的高瓴资本共有三笔过"百亿级"的资本大操作,其他两笔分别为:2018年斥资417亿元入主格力电器(000651.SZ)、以及2020年7月18日100亿元认购锂电池龙头宁德时代(300750.SZ)的定增。

其实,长期跟踪高瓴资本的投资者不难发现,新能源行业一直处在其能力圈以内。2019年,特斯拉(TSLA.US)、蔚来(NIO.US)、宁德时代等多次出现在高瓴资本的持仓中。今年,高瓴资本除了加码直接面向消费市场的电动汽车及锂电池公司外,光伏行业的优秀标的也成了高瓴资本重仓的一个领域。

2020年9月,高瓴资本以15亿元获配恩捷股份(002812.SZ),后者是新能源膜类产品的主要供应商;12月,高瓴资本又认购了通威股份(600438.SH)约5亿元定增,后者是拥有从上游高纯晶硅生产、中游高效太阳能电池片生产、到终端光伏电站建设与运营的垂直一体化光伏企业。

相对于前两家在光伏细分产业链上有一定话语权的企业,隆基股份是整个光伏产业链上的一条大鱼。目前,隆基股份单晶硅片市占率为全球的40%,是当之无愧的全球光伏龙头,其当前超3000亿元的市值也让其成了A股市场的稀有标的。

在高瓴受让李春安隆基股份之前,据证券时报·数据宝统计,截至12月17日,隆基股份已经连续第10日被北向资金净买入,期间隆基股份获沪股通累计成交82.08亿元,合计净买入18.78亿元,可见,该股被资本的追捧力度。

此次,能一次性获得6% 的股份,可以说高瓴资本完成了对新能源赛道上又一大重要补票。

光伏能源前景明朗 龙头将持续受益

高瓴资本第三笔百亿级的注资,为什么选择了隆基股份?

这一点,首先从能源行业的发展趋势中可见端倪,未来绿色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将是不可逆转的趋势,而光伏在这一能源革命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此前,隆基股份总裁李振国在一次基金年度策略会上分享道:政府和大企业的能源展望中,光伏已被列为未来全球最主要的能源; 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光伏已经成为最便宜、最有投资性价比的能源; 以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有望实现全球各国的能源独立与自主,从而消除因为能源短缺导致的国际争端,实现全球和平的格局,这些因素决定了光伏产业的明朗前景。

其次,在这条重要的赛道中,隆基股份又走到了最前列。最新的研报数据显示,隆基股份在全球光伏单晶硅片市占率为40%,位居全球第一;同时公司的另一大业务线光伏组件已于2020年11月提前完成了年度20GW的组价出货目标,有望成为全球第一。

开源证券的研报也称:随着光伏进入平价时代,全球均为新能源呐喊,中、美、欧纷纷加码新能源,提高减排目标和可再生能源占比。而隆基股份作为一体化零头,从硅片到组件已大概率实现了全球双第一,将充分受益于平价时代的红利。

从财务数据看,隆基股份的表现也十分亮眼。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29亿元、52.8亿元、50.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9.6%、106.4%、117.4%;今年前三季度收入、归母净利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38.32亿元、63.57亿元、60.1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9.08%、82.44%、76.35%。

另外,隆基股份的管理层也多次被行业认可,一位知名投资人对隆基股份的评价是:历史上很少看到一个主流产品已经形成、又被替代的情况,但隆基股份干成了(单晶硅取代多晶硅成为主流产品);历史上,也很少出现已经形成了产业集群(江浙以外的西安)、还能在产业集群外把事干成了的企业,但隆基股份也干成了。

不言而喻,明朗的市场前景、领先的行业地位、亮眼的业绩表现及优秀的管理层都给了高瓴资本重仓隆基股份的坚定理由。

行业赛道风景独好 二股东为何转让股份?

对本次的交易,投资者比较好奇的是,在隆基股份行业赛道前景一片大好之时,作为二股东的李春安为何还要大幅转让自己的持股?

隆基股份的权益变动公告显示,本次交易将使得李春安对隆基股份的持股比例由原来的10.55% 降为3.4%。在公告中,李春安称,"拟在未来12个月继续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系统减持隆基股份的持股。"

资料来源:《隆基股份: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李春安》

公告显示,李春安在隆基股份中没有任何任职,其持股纯属财务投资。而且,公告称,李春安自2011年开始就与隆基股份目前的实控人李振国、李喜燕夫妇为一致行动人,这也意味着其没有投票权。

据企查查显示,李春安出生于1968年,河南南阳人。1986年9月考入兰州大学物理系,与隆基董事长钟宝申、实控人李振国是大学同学。本次李春安"执意"退出自己的财务投资人身份,又是为何呢?

《投资者网》 在企查查上发现了李春安的另一身份——大连连城数控机器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连城数控",835368)的法定代表人。目前,李春安直接持有连城数控的4.67% 股份,另外通过沈阳汇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沈阳汇智)间接持有连城数控8.45% 的股份,合计持有连城数控13.12%的股份,为连城数控第一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连城数控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后入选精选层。自2020年7月27日首批精选层挂牌上市算起,连城数控五个月内涨幅超160%,大幅领跑同板块公司,被市场一度称作精选层"第一牛股"。

而今年11月27日,上交所、深交所的两份《转板上市办法》对新三板挂牌公司向科创板、创业板转板的上市条件、股份限售要求、上市审核、上市保荐等事项做出了具体规定,让连城数控看到了转板的希望。在目前精选层首批和第二批待发行的公司中,33家公司满足创业板财务标准,在考虑科创属性后,7家满足科创板财务标准,这其中就包括连城数控。

但是,摆在连城数控转板之前的一大隐患是,公司与隆基股份的关联交易。连城数控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至2019年,公司来自隆基股份营收分别为6.06亿元、8.78亿元、6.60亿元,占比分别为69.12%、83.40%和67.84%,公司与隆基股份占比近七成的关联交易,一度受到违规警告,成了连城数控本次顺利转板的绊脚石。

业内人士称,在连城数控顺利转板与继续高位持仓隆基股份的两项选择中,前者更符合李春安的利益,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李春安对隆基股份的大幅转让与减持了。

针对高瓴资本入局后的投票权,以及是否对将隆基股份的经营决策有重大影响等问题,《投资者网》致函隆基股份董秘刘晓东,但并未收到对方的回复。